趣味杂谈 幽默人生 顺口溜溜
分类导航
趣味杂谈  (92)
幽默人生  (160)
顺口溜溜  (25)
最新文章
消失的台灣首富-四則人生智慧
新加坡中医网   2011-04-16 03:46:29 作者:zhang lei 来源: 文字大小:[][][]

-国泰集团大王子25年兴落告白

除了和银行往来,我不再向朋友借钱,凡事靠自己
 
蔡辰男历经正负百亿人生

 

如果,人生是一张损益表,到头来,该如何结算盈亏?得与失之间,其实很难用具体的财富数字来衡量。是拥有千亿元的首富比较快乐?还是平凡如市井小民,可以自在地到市场买菜的人生比较恬适踏实?从台湾首富到回归平凡,其中的况味,全台湾只有一人可以回答。

 

曾是第一家族接班人学习大隐隐于市的智慧

 

「今天螃蟹看起来不错喔!」一大清早的滨江市场,人声鼎沸,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海鲜摊前,和老板讨论着鱼货的品质。

二十五年前,他根本不可能有时间亲自上市场买菜。

镇日奔波在众多事业体之间,从银行、寿险、建设、塑胶、百货到饭店,事业体几乎横跨食衣住行各个产业,当时他一日之内调度的资金,可以高达百亿元。

在台湾的富豪们,还未开启收藏艺术品风气时,他的艺术品收藏已经多到必须设立一家美术馆,才足以收藏。

 

 

他,曾是台湾第一家族接班人。

但一个踉跄,让他从云端重重摔下;从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簇拥的大公子,

一夕之间,家垮了、弟弟死了,个人负债一百多亿元,还成为许多人眼中的争议人物。

但就在一年多前,从债权银行手上买下最后一笔七十余亿元的不良债权,所有的负债全数结清,算一算,整整花了二十五年时间还债。

二十五年,是一个人的人生最精华时光,他连本带利,总共还给银行一九二亿元,清偿本金大约一百余亿元的负债。从那一刻起,过往的漫天风浪归零,人生重回原点。这一年,他七十岁,但人生却有了新的起点。

他,是大名鼎鼎国泰集团创办人蔡万春的长子,昔日的首富之子,也是如今国泰金控董事长蔡宏图、富邦金控董事长蔡明忠的大堂哥。

 

他是蔡辰男。

失落的国泰集团嫡长子 「好久不见,蔡辰男!」

不高的身形、略微胖硕的体态依旧,皮肤光亮,岁月似乎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痕迹;笑口常开的开朗性格,走在市场里与菜贩打招呼的身影,就像是寻常的邻家伯伯,难以想像,在四分之一世纪之前,他是台湾首富的长公子,几乎执掌台湾金融锁钥的国泰集团。

早已没有当年首富的身段,但更令人意外的是,这位当年国泰大王子,似乎已放下所有世俗的眼光与牵绊。他一口答应我们的请求,坦然地带着《今周刊》一行人,走进他每周必到访的台北市滨江市场。

在人声鼎沸的市集中,蔡辰男亲手提菜,弯身挑鱼,对各种食材的熟稔与掌握,完全不在专业厨师之下。只有当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叠厚厚的钞票付钱时,小心地解开用锦带以「十字的方式牢牢系住的钞票,才让人又想起他当年的样子。

对许多「七后」的新世代而言,多半已对「蔡辰男」感到陌生。但在二十五年前,当媒体的报导提到「国泰蔡家」,指的不是如今的国泰金控蔡宏图,也不是富邦金控蔡明忠,而是手上握有资产高达八四二亿元的「蔡辰男」。

首富人生金碧辉煌 董事长头衔之多名片印不完

当时「蔡辰男」三个字,就如同今日媒体形容郭台铭一样,甚至,犹有甚之。严格说来,他不仅是首富之子,也是台湾首富,他的父亲蔡万春,与如今国泰金控已故的掌门人蔡万霖,还有富邦集团创办人蔡万才,兄弟一同建立了富可敌国的国泰王朝。而当时这个几乎可以撼动台湾经济半边天的超级大集团,又以身为兄长的蔡万春为首。

当年台湾的经济体系有两大集团,一是台塑集团,另一就是国泰集团。但相对台塑的专注本业发展,国泰集团则分枝散叶,事业体横跨了国泰信托、十信、国信租赁、国信食品、大西洋饮料、太平洋实业、国泰建设、新来建设、国泰人寿、国泰医院、来来饭店等各行各业。

彼时,蔡万春名片一拿出来,各家集团公司董事长头衔,多到一张名片挤不下,很多公司甚至印不进名片里;而且每一家公司几乎都是那个行业的翘楚。国泰集团对台湾经济的影响力,恐怕犹在台塑之上,称之为台湾第一大财团,绝不为过。

但可惜的是,六十三岁的一场中风,提早结束了蔡万春的商场生涯,也让身为长子的蔡辰男提早接班。那一年,蔡辰男才三十九岁。

蔡辰男自嘲「我才是货真价实的富二代」;因为从一出生,蔡万春的生意已经颇具规模,蔡辰男不讳言自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公子,当时,台湾第一辆黄包车是他们家的,就停放在总统府前,家里满满的一屋子的「龙银」(大清帝国银币),富可敌国。

从小,他过着富裕的生活,出国留学,一路顺遂,一直到从生病的父亲手上接下重担,几乎不知「挫折」为何物。四十岁不到的年纪,已经在商场上见多识广,呼风唤雨,与许多父执辈的竞争对手平起平坐,执掌的企业体实力又如此惊人,当年媒体曾以「智慧过人,口齿伶俐,深得父亲传承的经营三昧,却又不披任何政治色彩」来形容当时蔡辰男的八面玲珑。

但好日子很难持续永恒,一九八五年二月八日——一个国泰蔡姓家族永难忘怀的一天,一场堪称台湾金融史上最重大的金融风暴,完全震垮了这个全台第一家族。

二十五年之后,蔡辰男首度开口谈起这场重创台湾金融体系,也让他的家族生命就此急转弯的飓风「十信风暴」。但,话未说出口,却见他眼眶一红,一阵哽咽,说不出话来;他摘下眼镜,拿出手帕拭泪,约莫停顿了几分钟,才淡然地说:「过度杠杆举债,是崩盘的关键。」

十信风暴,许多人也许还记忆犹新。当时,蔡辰男的弟弟蔡辰洲主导的台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大举起用人头进行关系人贷款,并将违法贷出的资金,全都压在房地产;却因为地产景气迟迟不见好转,最后终于撑不住了,像核弹一样爆发开来。当时的总统蒋经国直接下令接管,第一家族就此风云变色。

当时蔡辰男虽然已经和弟弟分家,出事的是蔡辰洲主导的十信,而非蔡辰男,但彼此资金往来,还是不免被牵累。

蔡辰洲最终郁死狱中,蔡辰男则一手背负一百多亿元的债务,另一手交出许多公司的经营权。从此,曾经在市场上喊水会结冻的蔡万春一脉,繁华落尽,从云端掉入地狱,并且慢慢退出众人的记忆;现在,提起国泰,没有人会再联想到他们。

而蔡辰男这位大公子,从此收起雪茄、辞退所有的佣人、司机,金碧辉煌的上半段人生就此结束,一个和高额负债长相左右的下半回合,从此展开。

 

 

负债人生天崩地裂 法院、银行封条尘封名利头衔

「出事前,我们家在台北市仁爱路圆环、现在润泰(润泰敦峰现址)那里,六百坪大,有私人的游泳池、手球、篮球场;一夜之间,全家十一口人被迫搬到岳母家九十坪大的房子,比起很多人也许还是不错,但我永远记得有一次,半夜起床上厕所,空间侷促到不小心踢到睡在隔壁的家人。那种心酸,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蔡辰男首次在媒体前提起这段不堪回首的前尘往事,伤痛彷彿还是昨天的事。

一夕之间,家毁了,什么都没有了,连出门都有调查局四组共三十六人跟监,以防他落跑,那种天堂到地狱的经历,没有几人有过;即使天生血液里有乐观的因子,但还是整整吃了三个月的安眠药,日子才勉强过得下去。「所以我常说啦,只有我懂阿扁的感受。」事过境迁,蔡辰男竟然能够自嘲。

 

 

人生智慧第一则:不举债,不求人

家里被查封,债权银行合作金库与法院人员一起进到蔡家大宅贴封条,那种恐惧与茫然,蔡辰男谈来依旧历历在目。封条从值钱的金库、保险箱一路贴到沙发,连冰箱都没有放过;所有的光鲜亮丽,头衔啦、名利啦,也一起被尘封。

再度谈起十信风暴,对许多台湾人而言,也许只剩下记忆里一个小小的缩影,甚至只是大学金融系课堂上一个必读的案例而已。但对蔡辰男而言,从此深刻烙在心上的最深层印记是:「不举债」。

后来蔡辰男带着这个不变的信念,远离台湾这个伤心地。

一九九二年,十信风暴爆发整整七年后,他带着五千万美元西进中国,到大连另起炉灶,当时被媒体称之为「大连王」,在大连火车站前打造出一座地下四层、地上六层的「胜利广场」购物中心。

如今,这座占地约九千坪,建筑楼地板总面积约五万坪的大连市重要地标胜利广场,有如台北西门町,是大连市年轻人几乎天天报到的重要购物广场。这座购物中心,每天进出人次高达二十五万,比台北SOGO百货忠孝馆每年周年庆时涌进的人潮还要多。

如今看来风光,但其实蔡辰男一开始手头资金根本不够,初期,他曾向中国当地银行借了八亿元人民币。

早期,中国的银行利率比台湾还高很多,为了轧平资金,蔡辰男忍痛把胜利广场内一间间的小店拿出来卖;朋友劝他别这么傻,大连的房地产五年翻两番,这样等于在卖「未来的财富」,还不如从台湾向友人调资金,撑过这几年的高利率。

脑筋精细如蔡辰男,焉有不知的道理,但他等到没有闲杂人等在场的时候,才轻声地告诉我们,「走过从前,我现在唯一的原则就是不求人;除了和银行往来,我不再向朋友借钱,凡事靠自己。」

一字一句,是二十五年看尽人生起落后的生命真谛。当年那位口叼着雪茄的大公子,到如今成为凡事不求人的经营者;外形其实没有改变太多,但心中的踏实感,也许是最大的不同。

 

 

人生智慧第二则:浅尝则止,何必求多?

出事后,蔡辰男就已戒掉雪茄,但偶尔难免还是想抽菸。他从口袋里拿出香菸,剪成二公分长的小段,塞进以往抽水菸时的菸斗里,想抽时哈一口,不须一次抽一整根,省钱又健康。

「我现在当然不是买不起菸,只是要规范自己,不要贪多,浅尝也很好。很多事喔,有就好,不一定要多。」抽菸是如此,看待财富的心情亦是如此,经历这一切之后,他变得更豁达。

从烟雾中看去,当年的公子哥儿,如今彷彿成了入世的生活哲人;一字一句,都是经过生命淬炼后的精髓,再三咀嚼,甘而有味。

大连的生意步入正轨,资金压力逐渐减轻,加上有了稳定的现金流入,蔡辰男的经济实力渐渐稳住,心头当然也安定不少。

亲身经历楼起楼塌,对于财富的追逐与累积,蔡辰男现在有了不同的注解。「有钱当然很好啊,但要有多少钱才算有钱?在我看来,吃好、住好,无忧无虑就很好,安居乐业,平安是福。」蔡辰男打趣道,前阵子遇到堂弟、也就是国泰金控董事长蔡宏图,蔡宏图还向他抱怨说媒体老冠给他「首富」称号。

「我是首富没错,但却是『负债』的『负』,我是负债最多的人。」这位名满台湾的堂弟向他抱怨道。(编按,不久前,蔡宏图与弟弟蔡镇宇分家,蔡宏图向银行高额举债八百亿元,从蔡镇宇手上买下国泰金近一五%股权。)

 

人生智慧第三则:富有还是负债?得失之间,存乎一心

谈起蔡宏图这位首富堂弟,蔡辰男透露,「蔡宏图几乎不花钱的,每天只有上下班,但国泰金的决策完全看他一个人,你说压力大不大?但我每天可以恣意安排自己的生活,和朋友吃饭聊天,出国去玩,也很好啊!」眼前蔡辰男这位「前首富」转述「现任首富」蔡宏图的说法,一时让人有种时光错置的迷惘。

在历史的大滚轮面前,对映人生的高潮起伏,谁才是真富有?「财富」之于人生的定义,此时似乎有了截然不同的诠释。

在经济压力舒缓之后,蔡辰男重拾自己生命中的最爱——美食。蔡辰男不只爱吃,而且会吃、会煮。以前在美国读书时,以蔡辰男的经济能力,大可以过着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但他为了一顿好的晚餐,可以利用中午时间赶回宿舍,只为了把晚餐要做的食材先准备好。该切的切、该腌的腌,等到傍晚一下课,冲回宿舍,好菜很快就能上桌。

当时还是女友的太太蔡陈保枝,是蔡辰男在美国的同学,蔡辰男回忆,「她就是来我宿舍打开我的冰箱一看,想说以后即使再穷,起码应该有口饭吃,不会饿到,才决定嫁给我。」

后来回国之后,一头栽入庞大企业体的经营,再也没有时间重拾锅铲。十信事件之后,尽管时间一下子多了出来,却是难有心力,直到经济又逐渐回稳,一九九八年,蔡辰男终于动念,到上海开了第一家餐厅「蔡家食谱」。

谈起美食,蔡辰男的眼神就发光。从酱料的调配、馅料的比例,到每一道菜色的摆盘,蔡辰男都不假他人之手。他先在自己家里的厨房试了又试,再拿到上海餐厅厨房里让员工反覆试做,才能上桌。

但这只是做菜,餐厅的经营又是完全另一回事。他的上海餐厅开开关关,开二家、关一家,进进退退了好几年。

一直到一年,终于摸索到获利的营运模式,总共二千五百个座位的规模也整顿成形,他才敢把五百坪大的中央厨房盖起来。一一年开始,在上海台商圈小有名气的「蔡家食谱」,将要大展鸿图一番。

事业慢慢恢复元气,但真实的世界还是很残酷。当年十信事件之后,蔡辰男名下欠下的一百余亿元,还是得还。

这些年来,蔡辰男陆续变卖手上值钱、能够变现的资产还债,「我自己都不知道还了多少钱。」

一直到庆丰银行被接管后,清查才知道已经还给银行一九二亿元,可见负债连本带利下来多惊人。但余债还是未清。

终于,九年五月,兆丰银行把蔡辰男最后一笔大约七十亿元的债务,打成不良债权出售,蔡辰男请友人出面以十几亿元买了下来。至此,所有银行债务全部结清,所有的纠葛,告一段落。

问他还清债务之后,当下的感受是什么?「没有庆祝啦,人生就这样,欠钱还钱,我只是做完该做的事。」蔡辰男说得淡然。但五月生的蔡辰男这时刚刚好满七十岁,两位弟弟蔡辰洋、蔡辰威,在自家的喜来登饭店,帮这位大哥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庆生宴。

 

人生智慧第四则:关了这扇门,会有另一扇门打开

在这场宴席上,没有人提起「还债」一事,但三兄弟心里很清楚,这场庆生宴真的是「庆祝重生」。

债还清,从此抬头挺胸、理直气壮。另一方面,事业也上轨道。但蔡辰男心里当然很清楚,相对从前经手的企业规模,如今无论是大连胜利广场也好,上海餐厅也罢,也都无法与之比拟,然而蔡辰男的脸上,却尽是温煦阳光的愉快与自信。

「人生就是这样,关了这扇门,总会想办法开启另一扇门,舍与得之间,你不要无奈,就能坦然接受。」在往滨江市场的路上,他这样说。

这一天,蔡辰男打算到市场里采买事先预订的螃蟹,他要做的是拿手的「呛蟹」,分送给许多好友。

事实上,很多朋友都喜欢他的美食,例如华南金控董事长林明成,连出国都得随身带上蔡辰男亲手调制的麻辣酱;几十年的好友也是国票金控董事长洪三雄、陈玲玉夫妇,常跟着蔡辰男的脚步,全世界走透透去寻访美食。

洪三雄最爱蔡辰男亲手煮的四神汤,「这是我吃过最棒的四神汤」,因为里头有友情、有爱,还有走过幽谷后的人生历练,化成一碗浅浅的清汤,喝入口淡而有味。

如果有一天,你也在市场里看到一个微胖的身影,踩着敏捷的步伐在市场里采买,不要怀疑,他是二十五年前的台湾首富,如今,轻松适意地做回自己。

他是蔡辰男。

/撰文/ 刘俞青 研究员杨卓翰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内容
表情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新加坡中医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