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健康生活 健康办公
分类导航
最新资讯  (30)
健康生活  (73)
健康办公  (16)
最新文章
凤凰卫视10月6日《世纪大讲堂》转基因食物是什么?(1)
新加坡中医网   2013-10-18 10:47:04 作者:zhang lei 来源: 文字大小:[][][]

田桐:学术前沿,思想对话,欢迎走进《世纪大讲堂》。不久前有媒体刊登了《八问主粮转基因化》的文章。对于转基因食品做出了种种的疑问,也将要不要吃转基因的食品,再一次拉入到了公众的视野当中。对此农业部发表了《转基因食品和非转基因食品具有同样的安全性》一文来做出回应。

   

那么实际上自从2009年中国政府批准了三个转基因作物的安全证书以来,转基因食品的安全问题成为了公众讨论的热点话题之一。那么究竟专家们怎么样看待这个问题?而国际社会对于转基因食品的讨论焦点在哪里?我们今天非常荣幸地请到了北京大学终身讲席教授,原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教授,来为我们演讲,他演讲的题目是《转基因是什么》,有请。

   

饶毅,北京大学终身讲席教授,兼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研究神经发育的分子机理和社会行为的分子生物学,曾任《神经科学杂志》《发育生物学》等国际学术杂志编委,1996年起兼中国科学院研究员,1999年协助推动建立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2002年至2005年共同组建中国科学院上海交叉学科研究中心,2004年至2008,兼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学术副所长,20079月至20139,任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1996年起发表有关科学文化的文章,任《二十一世纪》《科学文化评论》等文化杂志编委。

   

田桐:饶教授,非常感谢您来到我们大讲堂,我们今天这个话题是大家非常热议的话题就是转基因,实际上不仅是我们,在包括美国、欧盟和日本很多国家都在讨论转基因食品的安全与否的问题,您怎么看这个事情?

   

饶毅: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也就是说转基因本身是一个科学性很强的问题,然后在美国本身是没有很多讨论,主要是专业人员和政府部门,有很多、很谨慎的、很负责任的决定以后,民众的讨论很少,所以美国转基因方面是发展最快,应用最多,但是在社会上对此问题最平静的一个问题。它最近有过几个州讨论一个问题,就是转基因在美国如果作为食品的话,要不要标识,最后公众投票结果是继续不要标识,所以这是美国的情况。

   

在欧盟,从科学界来说和美国是一样的,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值得社会关注的热点,但是科学家是很慎重地怎么做,但是欧洲的社会有一部分对于转基因和对其他问题,有一点极左的倾向,所以社会里面有一群人在推动着讨论这个问题。日本的科学家和欧洲、美国的科学观点也是一样,所以在科学界这是没有一个巨大争论的热点,而是有相当大共识的一个问题,只是在不同的社会里面有不一样。

   

在中国对于我们这些做生物相关的科学家来说,很大多数的人跟我一样,以前都没有重视这个问题,因为觉得这个问题在科学界会好好处的一个问题,没有什么特别敏感的问题。所以一般我们看到,都会觉得中文世界的一些讨论很可笑,所以我们一般都是笑下就走了。后来()才逐渐发现实际上中国社会,因为几个不同的原因,转基因在一般的群众之间认为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很激烈争论的问题,所以才意识到我们科学家应该出来参与公众讨论。

 我自己是在2011年以前,从来没有对这方面发表过意见,因为我虽然从1995年、1996年开始写科学文化的文章,而且我写的数量是相当大的,但我从来没有写过转基因,因为我觉得中文世界讨论转基因这个问题都是比小儿科还小儿科的问题,所以我没想过。然后我到2011年的时候,才仔细看一下中文(世界)对于转基因讨论的话语场变成了什么样子的,变成一个很极端的问题,所以我才每年夏天,2011年的夏天,2012年的夏天,2013年的夏天,我一般到了夏天暑假的时候,我也来写几篇东西,所以我是慢慢才开始加入的。

 

田桐:转基因到现在,它在食品上的应用大概有多长的时间了?

   

饶毅:转基因在技术(),刚刚有的(转基因)的技术,是重组DNA技术是1973,作为生物技术企业和生物技术产业是1976年开始,然后作为转基因在动物里面(应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就有,作为第一个在植物这个应用型的植物,在烟草里面做转基因是1983,作为和食品相关的转基因,第一次在1996,作为大规模开始做转基因的农作物,可以用于做食品的农作物是1996年。

   

田桐:那么其实1996年到现在也不过十几年的时间,我们怎么样去看待它给时代带来的长久的这样一个效应?就是说你现在无法判断它今后的效应是好的还是坏的,无论是对土地还是对人的身体。

   

饶毅:从科学家来说,对于应用新的技术,像您说的一样,应该非常仔细、非常需要确切地知道能够安全的应用,是这样做。实际上在转基因用于作为植物、作为作物、作为食品以前,第一个争论是在1970年代初,能不能做重组DNA,在任何动物里面,任何生物里面,在细菌里面能不能转基因,这不是给人吃的,是实验室做实验的。那个时候是在美国,主要是哈佛大学所在地叫剑桥市,Cambridge掀起了一个,到底应不应该做重组DNA技术,重组DNA技术是不是存在有不可预计的风险,以后造成我们对全世界的生物带来灾难性的影响,所以当时要求哈佛大学暂停进行重组DNA技术的研究,然后有一部分科学家就跑到纽约的长岛,有一部分科学家跑到加州。然后在其他地方做,然后做做,后来发现根本没有什么问题,所以大规模的重组DNA技术就用了。

   

所以美国是经历过这样一个很严峻的争论的,这里面的争论,有一部分科学家是分子生物学家,还有一部分科学家是其他科学家,包括非分子生物学的生物学家,包括著名的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神经生物学家有一位叫乔治·沃尔德,他和他太太带头天天对分子生物学家提意见,说你们这个是带来世界的灾难,你们一定要停住,所以有一批争论。这次争论以后有各种各样的工作,然后以后实践发现重组DNA技术本身是没有问题的,然后所以美国在进入转基因植物、转基因农作物、转基因食品的时候,它一步一步就不再经过这种群众运动,这种暴风骤雨的这种斗争,而是一步一步理智性地走下来了,但是欧洲和中国没有经历过那段时间。然后没有经历过这个事情,它反过来过了十几二十年以后,它就转到另外一个问题,重组DNA技术应用到转基因的植物,特别是可以做食品的农作物的时候,这个问题重新被提出来。

   

目前,非常清晰的是凡是批准了的转基因食品,是没有安全性问题的,也就是说不仅是美国的农业技术公司这个不能算,它说安全不安全,我们不能算。美国的药品食品管理局叫FDA,它说话才算数的,它是一个国家的,有权威的、有可信度的,对美国民众负责任的这样一个可信的机构,它是接受的,它是不反对的。然后还有很关键的世界粮食组织也是支持的,然后跟粮食和食品都无关的就是医学相关的,美国医学会、美国科学院和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卫生组织是和粮食、植物利益毫无关系的,它们都公开表态过原则上支持转基因的,所有已经批准的转基因的这些农作物和用于吃的转基因的产品,都是安全性经过检验,而不是没有经过检验的,所以从原则上转基因是可以用的,但是对于每一个具体的转基因,当然都应该进行严格的安全性评估。

   

这个安全性有几个方面,单纯从科学上来说,一个是您刚刚说的食品安全,另外一个是生态安全,第三个您刚刚没有说的是从不同国家来说,还有一个产业安全。就是我们用哪个国家的产品,以后对我们国家在这方面的发展和我们这个粮食食品,某种食品是不是最后全部依赖于进口,用某个国家()当然有好处,但是缺点就是有可能受制于人,所以这是叫做产业安全。所以有三个方面的问题都需要考虑,然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才能决定我们应该怎么样对待这个问题。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内容
表情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新加坡中医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