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欣赏 育儿宝典 风水命理
分类导航
小说欣赏  (20)
育儿宝典  (49)
风水命理  (11)
最新文章
妈妈,我拿世界冠军回来看妳了----很感人的故事
新加坡中医网   2010-04-17 03:09:28 作者:zhang lei 来源: 文字大小:[][][]
 

妈妈,我拿世界冠军回来看妳了----很感人的故事 

 

屏东赤贫囝仔想到妈妈就勇敢往前冲「面包界奥林匹亚」大赛优胜得主吴宝春

一个乡下穷孩子,17岁即离家做学徒,当上师傅时,传统做面包方式却又因时代变化而被淘汰。他如何突破困境和眼界,摘下世界大赛的光荣桂冠?

商业周刊


四月初,三个台湾面包师傅──曹志雄、吴宝春和文世成,在素有面包界奥林匹亚的「乐斯福杯面包大赛(Coupe Louise Lesaffre)」夺下世界银牌,站在中间个子最小的吴宝春,还拿下欧式面包的个人优胜,将角逐二年的世界个人赛冠军。

如果你问这位身高一百六十公分出头的面包师傅:这场比赛最令你印象深刻的是什么?他会告诉你,是他到法国的头一晚,遇见了人生的第一场雪。二十多年的奋斗血汗,彷彿结晶成一场雪花,在巴黎北部的小镇轻轻落下,「这是我用自己努力争取到的一场雪!用二十几年争取来的……。」吴宝春不停的拍照,嘴里念着:「好美!好美!」还兴奋的打电话回台湾告诉孩子:「爸爸看到雪了!」

· 这场雪,他等很久了

吴宝春是屏东县内埔乡龙泉村的乡下孩子,至今,村子对外的干道仍是条蜿蜒的产业道路,两层楼的老屋前,抬头就能看到大武山。

吴宝春的父亲原有很多田产,但结婚没多久,就把家里十几甲田地全输光,苦日子就此开始。他记忆中的第一个家,是竹编糊泥巴的屋子,茅草做的屋顶,一下雨就会漏水,台风要来还得爬上去压石头,不然又会被吹走。

吴宝春十二岁时父亲过世,寡母只身扶养八个孩子,到处打零工。个子瘦小的妈妈帮忙采凤梨,每次都很卖力的背了十多颗凤梨走几百公尺的路。除了采凤梨,也帮人家采甘蔗、种稻、晚上有流水席她也去帮忙端菜,后来为了翻新茅草屋,又扛下三十多万元的债务,但从来没喊过一声苦。

因为穷,没东西吃,哥哥带着吴宝春去抓过境的伯劳鸟加菜,好不容易抓到一只,没想到鸟的尖喙啄得他的手鲜血直流,他忍不住手一松,鸟飞走了。随即,哥哥一巴掌打得他趴在地上:「你让晚餐飞走了!」

· 带五十块钱离家北上当学徒 落脚在四人住的六坪「鬼屋」通铺


家里也没钱让孩子继续念书,哥哥们陆续到外地当学徒,吴宝春也在十七岁时离开故乡,到台北当学徒,出发前,他最远只到过屏东市。

妈妈为他买了一张最便宜的慢车票,身上带着五十块钱、一小包换洗衣服,吴宝春终于来到台北火车站,繁华的都市在眼前展开,「霓虹灯一直闪,好漂亮
!」他惊叹,全是以前没看过的新奇事物。

第一个落脚处是木栅菜市场后面的面包店。刚到没多久,师傅要他去买香菸,才发现这孩子身上只有五十块钱,买五个面包就没了,怎能撑到发薪日,因此借了他一百块钱,靠这一百块钱,他度过了第一个月。

虽然老板供吃供住,但居住环境相当恶劣,吴宝春笑说自己住的是「鬼屋」,楼下是牛肉面店,从一旁阴暗的楼梯上去,约六坪大小的通铺挤了四个人,昏暗、潮湿、油烟、爬满壁癌的墙壁会反潮,睡到半夜还有蟑螂从身上爬过去。

个子小的吴宝春被师傅暱称为「细汉仔」,每天清晨三点起床,晚上九点收工
。睡眼惺忪的爬起来后,开始把前一晚整理好的数百个葱花、波萝面包发酵、摆盘,因为还是个孩子,个子太矮,只好站在沙拉油桶上面,把烤盘送入烤箱
,但因为个子还是太小、烤盘太重,常不注意就烫伤手臂。回忆过往时,吴宝春不自觉的来回摸着两边的上臂,伤痕早不见了,但那个痛似乎忘不了。

「这途金艰苦,」启蒙师傅张金福回忆,但最小的吴宝春每件事都会捡来做,搬铁板、削马铃薯、切葱、备料、各种打杂他都肯做,当其他人下班后要去玩、交女朋友,他却每天留下来,用剩下的一小块面团,开始自己练习面团、搓面包。

每个月放两天假,他就搭着慢车回家,往往到家时已经晚上十一、十二点,妈妈已经睡了,「什么苦我都忍下来,只要回来看到妈妈在睡觉,我就安心了。
」他说自己是一艘「渔船」,在外面捕鱼,妈妈是他的「港口」,船靠了岸,心就安了。

当时,六十几岁的妈妈还要出去工作,听邻居阿姨说,妈妈常在工作时体力不支,吴宝春对自己许下诺言:不要让妈妈外出辛劳工作。 

下班兼差洗车赚生活费 薪水全寄回家,自己只留两千元

他几乎把所有的钱都寄回家,当学徒时,一个月有六千元薪水,他寄四千元回家,当薪水涨到八千元,他就寄六千元回家,他永远只留下两千元给自己。退伍后,他拜了一个有名的师傅,那半年,他将月薪通通寄回家,自己跑去兼差洗车,赚生活费。每天下午四、五点面包店休息后,他就跑去洗车,洗到晚上八、九点才回家睡觉,因为没戴手套,长时间触碰药水,他洗到双手破皮流血。
但这些还不够,想出人头地,师傅张金福告诉他:你要不就做大老板,不然就要做大师傅!
熬了四年半的学徒,他终于当上师傅,又过了些年,他还当上了台中三家大面包店的主厨。但就在他爬上山顶时,时代的风向却吹起变化。以前面包不会分好不好吃,也不需要太多创意、变化,有做就有卖。然而,随着所得增加,消费者的口味开始精致化,讲求口感、风味、创新,面对这记变化球,以前师傅传授的成功方程式不再奏效,销路下滑。
此时,他却听到一个门外汉,之前卖过进口高级音响,没当过学徒,光靠自己看书、实验,才两年就开了家面包店。
而且听说,这个人的面包很丑,店还开在巷子里,却在短短时间内,让丑面包大热卖,甚至有客人买不到,居然还求店家:「有没有冷冻的,拿来卖我。」吴宝春不敢置信,「哪有这种事情!」
究竟什么叫做好吃?吴宝春带着好奇,谦卑的向这位「门外汉」请教。他带着自己最得意的作品给堂本面包店主厨陈抚光吃,没想到他当着其他人的面,吃一口就丢掉,「歹吃!」

· 原来,秘密在味觉

味觉的盲点起于成长背景的差异,陈抚光出身医生世家,他吃的是美食、听的是进口音响,他知道什么叫做享受生活。
反观面包师傅出身刻苦,唯一的娱乐是下班后大家约去吃海产摊、大口喝生啤酒,从未享受过精致生活,自然也无法想像红酒、墨鱼原来能放入面包。
为了训练吴宝春的味觉,陈抚光带着他四处吃美食,好吃的饭店、私人招待所、法国菜、红酒加起司这些都是他不曾去过的地方、吃过的菜色,「原来这些可以当食材!」陈抚光也带他去吃有名的路边摊、卤肉饭,简单的东西里有深刻、迷人的美味。
懂得吃,还要懂得美的生活。陈抚光教他听古典乐、爵士乐;教他品酒、带他去纪伊国书屋买日本专业烘焙书;带他研究各式食材、甚至尝试种植的兴趣。为了看懂这些日文书,过去不爱念书的吴宝春,还跑去学日文。

· 看书学用微生物培养老面 花三年试出最佳温度、溼度

在书中他开始认识了微生物,发现原来看不见的东西居然能创造奇妙的风味,他实验用裸麦培养老面,但微生物的反应很微妙,失败的次数不够多就不行,他就曾因温度太高或太低、桶子的消毒不彻底等原因,导致老面的死亡,试了三年,终于让他试出来。
那一桶老面成为他在亚洲杯与世界杯中的利器,但因为老面生活的温度要维持在九度C,在气温接近零度的法国,吴宝春只好把老面带到浴室,在浴缸里放满热水,营造一个蒸气室,保持温度。半夜里温度下降,他还要爬起来换热水,而且每八小时要喂养一次面粉和水,以免酵母菌饿死。

· 八小时内做十一种面包 就算练到闭上眼睛也要做出来

世界杯前一个半月,法国突然寄来新的比赛规则:要求欧式面包项目(编按:由吴宝春负责)要在八小时内做出十一种面包,共二百五十一个。「怎么那么多?怎么做得出来!」所有人都吓到了,这么大的量,一般需要十二个小时呀!这场马拉松赛,教练施坤河说:「吴宝春的挑战最大。」
如长棍面包,每根尺寸要在五十五到六十公分之间,他要以稳定的手感,把速度从原先的一分三十秒,练到用三个手势,十五秒内完成。
方法没有别的,只有像运动员一样,一直练、一直练,练到闭上眼睛也要能做出来。每周至少一天,晚上六点下班后,他只身一人在偌大的厨房里练到凌晨三点。「有时,真的很苦,但想到妈妈,我就不会觉得累。」他语气哽咽,「妈妈给我一股力量往前冲……。」
三月二十九日,所有选手聚集到巴黎北部的选手村,天气虽冷,空气中却充满烟硝味。最引人注目的是这次比赛三大种子队之一的日本队,是由有上百家连锁店的东客面包店与神户屋主厨、帝国饭店主厨,以及二○○二年拿到世界冠军的日本选手所训练出来的菁英队伍。「他们看都不看你」吴宝春记得对手的气势,台湾队则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国际赛事的小队伍。
三月三十一日,台湾队正式上场,在面前放好码表,八小时倒数开始。第一个难题:把所有的面粉标签拿掉,不同厂牌面粉需水度不同,你是否能临场判断,调出你需要的比例?接下来的八小时,吴宝春以小跑步在全场穿梭,因为机器设备只有一套,三人的每一个动作,都必须像精确计算时间的芭蕾舞,快速、优雅、但不能相撞,任何闪失都会影响到后面的步骤或其他人。
八小时,没人喝一口水、或离开上厕所,拚尽全部的力气,终于在倒数三分钟前完成,整场欢声鼓掌。台湾是当天第一组完成的队伍,在十二队国际队伍里,只有六队顺利完成,连日本队都没有完成。

· 拿下团队银牌、个人优胜 含泪把奖杯祭献给母亲

清明节那天,他带着奖杯回台湾,但妈妈已在六年前过世。「我心里有一个遗憾,」三十一岁成家那天,妈妈还在人世间,他多希望当时妈妈看见的不只是他成家立业,还能看到他出人头地,无奈那时他只是一家面包店的小师傅,他自问:「是不是我努力不够?」
结婚那天,他带着泪光上台献唱了一首歌给妈妈,是阿吉仔的「母亲」:

妈妈的目屎滴滴陇是爱有时流下来有时吞腹内;g2;01欢喜也目屎艰苦也目屎欢喜咱成功艰苦咱失败老母疼子是天安排不通当做老母是奴才你那失去了母爱 亲像孤帆遇风台……

四月十日,他回到了屏东老家。走在故乡的路上,到处都有人打招呼,邻居阿姨也笑说:「最近常在电视上看到你喔!」吴宝春黝黑的脸似乎有些泛红。出国比赛前他曾向天上的妈妈许下心愿:「请妈妈保佑我比赛拿冠军,我会拿奖杯回来给妳拜拜。」如今,他虔诚的合掌敬拜:


 

「妈妈,我拿世界冠军回来看妳了。」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内容
表情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新加坡中医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09